当前位置:股票信息网 > 权证 > 正文

新恒生配资,牛金宝配资,虽然周的基金在1999年的

11-07 权证

  履约价格将随着股息支付不断下调。认购权证一般不会有这样的规定,这是政府利用自身的优势地位设定的一个真正严格的条件。例如,美国银行的一个认购权证,如果其每季度的股息超过了每股一美分,那么其认购权证的履约价格将按超出部分相应向下调整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认为我们应该从政府手中买过这些权证,顺势分一磅新鲜肉。

  “买便宜货,慢慢地获取回报,独立思考,不要怕别人说什么。”这是弗朗西斯·周所认为投资中最重要的事。

  周在2007年第四季度开始买入华生制药公司(Watson Pharmaceuticals),牛金宝配资当时许多制药公司的市值/现金流比值为7-8倍。周的买入成本是每股29美元左右,现在其价格为69美元,在这项投资上他的收益超过100%。由于其未来盈利比较清晰,可以用现金流贴现的方式计算其价值,他已经卖出了该股票。新恒生配资

  虽然周的基金在1999年的收益率低于市场水平。但股市从2000年至2002年走入熊市,周的基金却获得了71%的收益率。在之后的4年里,他的基金上涨了160%,而此时整体市场仅仅刚恢复到前期的高点,也就是2000年初的水平。从2006年起,道琼斯工业指数开始连续创新高,一切看起来都变得越来越好了。但这时的周却再次担心起来,他在2007年初写道:“我在寻找投资机会时又遇到了问题,市场上市盈率水平和市净率水平都已经很高了,而股息收益率变得非常低,低估值股票的数量在整个历史上看处于很低的水平。我要提醒所有的投资者,如果他们在目前的市场价格进行投资,他们资本永久损失的风险非常高。”

  对此,他认为买银行不如买认购权证。他认为“在危机中,银行为获得政府的不良资产救助计划资金(TARP),向财政部定向发行了其股票的认购权证,这些认购权证给予了投资者以特定价格买入其股票的权利。投资者投资于资产状况良好的银行,最好的一种方式就是买入它们发行的认购权证。当银行向美国财政部偿还TARP资金时,美国财政部或者将认购权证出售给银行,或者将它们拍卖给公众。新恒生配资

  投资于金融机构需要一个信念。请注意,我所说的信念其实无非是对金融公司的未来前景,其在行业中的地位,以及在未来经济中作用的判断。展望未来,牛金宝配资随着时间的不断前进,银行业的盈利质量会更高一些,账面状况也会更加清晰,风险度会更低,管理风格也将更倾向于规避风险。不过,我们不得不去经历了这么多的风暴,才能实现美好愿景。”

  为什么会有人认为取得惊人的长期投资记录,并管理超过10亿美元资产的人是沃尔特·施洛斯呢?那是因为弗朗西斯·周和沃尔特·施洛斯确实有许多相似之处。他们都是格雷厄姆价值投资的信徒,施洛斯直接师从于格雷厄姆,曾在格雷厄姆的公司工作过。而弗朗西斯·周则只是阅读过格雷厄姆的价值投资方面的书籍。不同的地方在于,弗朗西斯·周没有接受过商学院的正规教育,并不被大家所熟知。

  他又一次按自己所思考的方式进行投资,积极地买入股票,牛金宝配资并将基金的现金仓位由2007年12月的34%减少到不足5%。他的基金在2009年上涨了51%,第二年上涨了25.5%。

  弗朗西斯·周是一个典型的价值投资使人取得卓越成功的例子。1976年,20岁的他全身上下只有不到200美元,却敢只身一人来到加拿大,他没有大学文凭,只能从事蓝领工作,最终在加拿大贝尔公司找到了一份修理电话的工作。工作之余,他偶然阅读到了本杰明·格雷厄姆的书籍。正如巴菲特所说的,“用40美分的价格买入一美元的价值,这种想法要么是被人们膜拜,要么就是嗤之以鼻。”幸运的是,弗朗西斯·周立即接纳了价值投资的思想,并开始学习使用一些价值投资方法。5年之后,周联合他的6个电话维修工作伙伴开设了一个投资俱乐部,初始总资金仅有5.1万美元。在1986年,周将原来的俱乐部变成了合伙投资基金。此后就拉开了弗朗西斯·周卓越投资记录的序幕。

  人们对金融改革的担心,以及对改革将影响银行盈利能力的可能性有点过度夸大了。我相信,银行最终可能将大部分成本转移到客户身上。对于一个蓬勃发展的经济来讲,我们需要健全的能够产生合理利润的金融机构。

  许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有过剩资本。当经济稳定下来后,我预期银行将用这些钱回购股票,或者用作一次性特别股息,这会拉低认股权证的行权价。

  如果投资者1986年在周的合伙投资基金中,投资了1万美元,2010年年底将获得13.6万美元的回报,在24年里,周的基金净值只有5年是下降的。在2010年前的15年里,周的基金的年均收益为13.6%,而同时期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均收益只有6.8%。

  当问及他是否有时也超出自身的能力圈进行投资时,他说:“是的,有很多次。”他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年是2008年,以加元衡量他的基金下跌了29%,而以美元衡量则下跌了42.6%,相比标准普尔500指数低出了6.7%。原因在于,与其他许多价值投资者一样,他低估了金融危机的严重程度,过早地买入了下跌中的股票。

  它们的行权期非常长,大多数是在2018年或2019年到期。这八年多的时间允许银行的内在价值获得充分的增长,这对认购权证的本身价格有显著的影响。

  截至2011年3月31日,周的最大持股是Abiti-biBowater(ABH)公司,占其投资组合近16%。但他买的并不是该公司的股票,而是其可转换债券。他认为自己以29—30美分的价格买了AbitibiBowater价值1美元的转换债。虽然他不倾心于AbitibiBowater经营的业务,但其债务价格是低廉的,而且风险较小。

  查看更多下期大家想了解哪位投资大师呢?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告诉小盛哦。这期草根投资大师弗朗西斯·周的介绍就到这啦,返回搜狐,

  没有大学学位,没有接受过商学院的正规教育,住在远离华尔街的地方,与外界也没有太多接触,只有一间办公室,一名助理,但仍然取得了惊人的长期投资记录,并管理着超过10亿美元的资产。这些像是在说传奇投资者沃尔特·施洛斯(Walter Schloss),但本文讲的是另一个人——

  周的另外一个比较大的仓位是美国银行(Bank of America)的认购权证。周认为,相比直接投资于美国银行,投资于银行的认购权证是“一种更有趣的方式”。其认购权证的到期日是2019年1月16日,行权价格为13.3美元。

  危机的好处是,创造了买入股票的最佳时机。他在2009年初写道:“好消息是,如果投资者用反向思维看待目前的情况,就会发现大部分的坏消息都已经反映在股票价格中。我不知道股市是否已经触底,但我有理由怀疑,当10年后再回想现在的投资环境时,我们将认为现在是买入股票和债务类证券的最好的时期之一。”

  实际上他也是这么做的,20世纪90年代,在科技股泡沫的高峰时期,弗朗西斯·周在致股东的信中写道:“我看不清楚市场会走向何方。”他说,当时整个市场都在进行一个愚蠢的游戏,投资者在股票100倍市盈率时买入,期望着一个星期后以200倍的市盈率卖出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股票信息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gn92.com/quanzheng/34009.html